<mark id="57d9u"><var id="57d9u"></var></mark>
<menuitem id="57d9u"><tt id="57d9u"></tt></menuitem>

    1. <meter id="57d9u"></meter>
  1. <menuitem id="57d9u"><var id="57d9u"></var></menuitem>

    1. <small id="57d9u"><table id="57d9u"><menu id="57d9u"></menu></table></small>
    2. <tbody id="57d9u"></tbody>

      您的位置: 新聞資訊 > 行業動態 >

      從不曾言說的秘密

       

         2012年至今,常偉一直有個秘密瞞著妻子。6年里,妻子毫無察覺,根本不知道常偉每個月的夜班在干什么。

      2018年盛夏的一個早上,常偉隨意地和妻子說了一句,“今天晚上值夜班,明天晚上回家啊。”便如往常一樣出了門。常偉的辦公室就是臥室,下了白班,處理完一些瑣事,時針已經指向晚上9點,他和老搭檔——科長王榮建各自打開行軍床,鋪好被褥,上好兩個鬧鈴,躺進行軍床,只等凌晨3點的“呼叫”。

      鬧鈴如約而至,麻利地收拾、洗漱完,他和王榮建分別拿出專用的防護鉛衣、鉛帽等防護裝備,嫻熟地穿戴齊備,認真、默契地相互檢查鉛衣粘扣粘連得是否牢固、結實。

      常偉和他的同事都曾是經驗豐富的防化兵,轉業后來到了北京市城市放射性廢物管理中心。從那時起,他開始負責全北京市的放射源監督檢查回收存儲工作。這一干就是6年。

      按照國家規范和國際慣例,他們要在這天凌晨4點之前安全、迅速地趕到約定地點——二環附近的一家三甲醫院。常偉說,放射源收儲屬于危險品運輸,時間安排緊湊,每次必須準時趕到指定單位,然后不出一點差錯地將醫院使用的放射源收儲到特制的鉛罐內。密封好鉛罐后,他習慣性地使用輻射計量儀,檢測了鉛罐外的輻射強度,數值顯示0.69微西弗,大大低于100微西弗的安全要求。辦理好交接手續已近5點,常偉和同事順利將鉛罐安置到押運車內。幾分鐘后,押運車駛出了醫院。

      清晨6點之前,收儲放射源的押運車必須按時、安全駛出五環,駛向位于大山深處的北京市放射性廢物庫。

      從凌晨4點到清晨6點,值夜班中這兩個小時內發生的任何事情,常偉從不告訴妻子,他怕妻子擔心。

      干他們這行的人都清楚,如果無法在清晨6點前完成收儲工作,并將放射源收儲車準時駛出北京五環,就會影響北京市的正常交通秩序。

      按照分類標準的界定,放射源按照放射性活度的大小分為一類到五類,一類放射源危險性最高,五類放射源危險性最低。常偉知道,如果防護不當,放射源將給人體帶來不可逆轉的傷害。輕則截肢,重則死亡。這些都是他們需要承擔的工作風險。手里的輻射劑量儀是他們最貼心的“警報器”。每次執行任務時穿戴的20斤鉛衣,是他們保護自己的最后一道屏障。常偉說,要按照規范和標準儲運放射源,使用、穿戴這些防護儀器、設備,永遠都是規定動作。

      大山深處的目的地屬于放射性廢物暫存庫,最終,這些放射源將被集中運送到地處西北某地的國家放射源處置場,進行最終處理。王榮建覺得,“作為放射性廢物管理者,自己和常偉就是放射源和百姓之間的一道屏障,把放射源管好是對患者和市民,所盡的最大、最貼心的責任。”

       

      輻射檢測儀器設備

      上海仁機 —— 一站式輻射檢測儀器方案提供商

      11年不斷探索輻射檢測領域

      在線咨詢在線咨詢
      咨詢熱線 400-176-1763
      福彩快三